当前位置: 红网 > 益阳站频道 > 正文

文永康:跑赢时间才能拯救生命

2017-08-31 10:02:36 来源:红网益阳站 作者:刘慧婷 邹令纯 编辑:王乐丰

进行胸外心脏按压。

  红网益阳站记者 刘慧婷 通讯员 邹令纯 报道

  41岁的文永康,是个彻底的“手机控”,两个手机从不离身。曾经有一次,他把一个手机落在了家里,坐到办公室一摸口袋,立马飞奔回家去拿。

  他说:“手机现在是我安全感的来源,摸摸口袋不鼓着,人浑身都不得劲。”

  这种习惯源自于文永康的职业,他是益阳市桃江县人民医院重症加强护理病房(ICU)的副主任医师。

  这两台手机,让他能时刻奔驰在与死神赛跑的路上。

  从业18年 面对死亡内心依旧起波澜

  在谈到在医院工作的辛苦时,文永康有着自己的理解。

  重症加强护理病房(ICU)有7名医生,19名护士,晚上值班随时处理患者生命体征不稳定、呼吸机警报等情况,抗争困意。

  白日值班会在早上8时打卡交班,需要查看每个病人的病情变化,仔细查看患者近期检验、检查结果,下午16时是患者家属进入重症加强护理病房(ICU)的时间,需要让家属了解患者近况,抚平家属情绪。

  此外,更有突发的紧急治疗情况需要随时准备,日复一日。

  文永康作为重症加强护理病房(ICU)的主力,还有24小时紧急待命任务。这些都是在脑子里的弦拉紧状态下进行,确实考验人的体力和耐力,但文永康从医18年,对这些情况早已习以为常。

  他还没能习惯的,是生老病死。

  大家都认为,长年累月与死神的博弈,医生的内心会很平静,其实,在紧急治疗时,医生和患者家属有着同样的紧张心情。

  株木潭一位意外从三楼坠下重伤的年轻人,是一对五岁双胞胎的父亲。肺部、肝脏严重破损,经过全力抢救也未能挽回。“他很年轻,求生意志特别强,进入手术室前,他抓着我的手,不住地哀求,让我一定救救他……”这一幕,一度深深印在文永康脑海,挥之不去。

  灰山港13岁小女孩因使用煤气热水器洗澡,卧倒在卫生间,被发现后,在当地医院进行急救治疗,随后送到重症监护病房进一步治疗。

  从外表看,小女孩并无异常,唇色呈樱红色,仿若安稳睡去,而在实际检测中,她的右侧瞳孔光反射消失,左瞳孔光反射迟钝,神志昏迷,情况十分危急。尽管对其进行了加强脱水、减轻脑水肿对症治疗以及高压氧治疗,还进行了气管插管术接呼吸机辅助呼吸。但因吸入一氧化碳时间过长,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。

  “那是一个很水灵的小姑娘,就这么安静地躺在病床上,唇色很红润,不少年轻小护士看着她在偷偷地抹眼泪。”

  每一次,看着本该鲜活的生命流逝,文永康心情都很沉重。但他能做,也只有拼尽全力。

为病人插入导管进行检测。

  每一位接触的患者都当亲人般对待

  拼尽全力的文永康,每一天的目标都是希望能跑赢时间,打败死神。插管、呼吸机、除颤仪……是文永康熟悉多年的“老战友”。

  2017年4月,一位姓周的50多岁的大爷,在家突发胸痛,家属用车将其送医途中,发现周大爷昏迷不醒。入医院时,周大爷已面唇发乌,流口水,深昏迷,心跳呼吸停止。

  在这种危急情况下,文永康和多位医师当机立断,进入“心脏骤停”抢救程序,开通静脉通路,林格补液。进行持续胸外心脏按压,予以肾上腺素静脉推注,使用气管插管,呼吸机辅助呼吸。心电图显示周大爷心室颤动,文永康未做多想,立即予以第一次心脏电除颤,并持续胸外心脏按压。第二次、第三次……反复电复律及胸外心脏按压,并予胺碘酮、利多卡因、硫酸镁等药物复律,周大爷的心脏位置的皮肤已经因电击开始发红,文永康的手心也开始微微冒汗。

  这时,心电图仪上重现波澜,汗流浃背的文永康继续保持节奏,第六次、第七次、第八次……直到第十一次电除颤结束,周大爷心脏位置的皮肤红了两大块,他开始心跳恢复,意识恢复,血压正常,能配合医生指令而动作。

  那一瞬,在救护车狭隘的空间里,文永康仿佛听到“咚咚咚咚……”的心跳声,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病患的。

  周大爷经过一段时间观察治疗后,办理出院,那时,心脏位置的皮肤因电击而红的两大块并未恢复完全。事后,他还特地给参与抢救的医师们送来了感谢信。

  说起这件事,文永康显得很不好意思,“治病救人,医生职责所在。而且咱县城不大,对于看病的病人和病患家属,我都把他们当成自己的亲人和朋友,感谢信真的受不起。”

  他也被亲人骂过。曾经,有些不理解的病患家属会激动地指着他鼻子破口大骂。他总是极力解释,然后静静地听完。

  文永康理解他们,“毕竟事关至亲安危,情绪失控在所难免。”只是很多病患家属不知道,在长时间手术结束的那一刻,却没能挽回宝贵的生命,医生身体上的疲惫,和内心的惋惜一样强烈。

戴上呼吸机。

  18年来未完成的心愿 只是想带着女儿去旅行一次

  文永康是在2000年毕业,步入了医生的职业生涯。学医的初衷,是父亲在他中学时的一次中风。

  当医药费的压力让他对读书产生退却想法时,患病父亲卖了房子也要他坚持读书,这也让他萌生了学医出人头地的想法。文永康说,“当初学医真的是为了更好就业,让家人过得更好。只有在真正站在手术台上时,才体会到一份沉甸甸的责任。”

  在文永康心里,最愧对的是家人。他有两个女儿,大的在读小学,小的才一岁。在重症加强护理病房(ICU)工作后,除了24小时待命之外,出县城也是需要打报告,所以一直没有机会带妻女出远门旅游。

  “我最近一直很忙,现在一回家,小女儿压根不想要我抱她,一抱就哭”文永康苦笑着说,“实际上,我的妻子很支持我的工作,她也是医护人员出身,特别能理解这种工作环境。”虽说工作是为了家庭,但文永康陪在家人身边的时间太少太少,尽管妻子为了支持他,不让他为家事操心,打理的井井有条。

  如今,文永康从医已有18年。他希望得到社会认可,体现作为一名医生的价值,但他的内心深处,仍有一个小小心愿,“我现在最希望的是能多辅导大女儿的学习,再带她出去旅行游玩一下,多陪陪她。”

频道精选

综合资讯
企业推广